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希罗史诗之救国联盟简介
听书 - 希罗史诗之救国联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引子:罗睺星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北埃塞克斯的初冬没有约姆来的寒冷,荒原上却也下起了星星点点的小雪。天色昏暗,呼啸的风声穿山越岭,像是有人按下了自动循环播放键,陷入了永无止境的重复。

猎人急需找个安身之地——她已经追踪了那两匹红狼两天,横越了几乎小半个北埃塞克斯的原始森林,而当她最终对着那匹母狼扣下弩箭扳机时,出其不意的公狼几乎在她修长的手臂上撕出一个深可见骨的口子。在那一刻她突然想起了师傅离世的那一天,那是九月的下半旬,天气不凉不热,一年中最舒服的时节。她离开了猎人小屋去寻找出门猎狼却三天未归的师傅,然而她找到的只是师傅的半块残躯。那些曾经的经历和遭遇,所有的愤怒和窘迫,在红狼撕咬在她手臂上的时候都像潮水一般褪去,变得渺远而模糊。她试图呼喊,喉咙里传来的却是几声低细的抽咽,她知道在这种偏僻处不会有人从天而降来营救一个女猎人。

猎人的猎狗——她取名为“黄昏”,在她几乎陷入生死关头的境地时以命换命和那匹母狼互相咬住了对方的咽喉,但母狼的野性和求生欲驱使着它先一步大力扯掉了黄昏的半个喉咙,然后才晃晃悠悠的倒在了猎人和公狼搏斗的不远处。

最终她成功的把自己腰间那把铁匕首深深的勒进了红狼的脖子里,却再也没有力气去剥那两只红狼的皮;她靠在粗壮的铁橡树旁歇息了片刻,看着那两只红狼的尸体发了很长时间的呆,最终决定离开,去找一个温暖的地方包扎她的伤口,否则她只能在这种荒山野岭被活活冻死。

她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那两只咬死了师傅,为祸村庄很长一段时间的红狼终于死在了她的手下——那是她自十五岁命名日过后见过的最后两只红狼,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两只,但她不在乎,因为世界上也再没有第二个师傅。逃避令人放松,它给了猎人一种从头再来的错觉,这种错觉随着师傅的猎弩在她身上悬挂而产生的沉重感愈发增大而增大,就像重新玩一局象棋游戏那样,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事实不是如此。生活和象棋不一样,她明白,却不敢细想。

她拖曳着蹒跚的步伐行走在北埃塞克斯的荒原上,胳膊的伤口愈发疼痛,鲜血在她白皙的皮肤上干涸、凝固,把她的毛皮外衣内里弄的黏糊糊的,她似乎看到不远处的山岗上有一座小屋,隐约还能看到一缕缕的炊烟,以及小屋不远处流淌着的一条小溪。能果腹的食物,干净的能清洗伤口的水,一个温暖的能缓和她僵硬四肢的火堆——那些都是她急迫想得到的东西。但那小屋似乎太远了,在北埃塞克斯的荒原,你所看到的任何东西都得花费上比你想象中更多的脚程。

“涅普顿,普鲁托,朱庇特和阿瑞斯啊……”猎人伸出舌头,舔了舔她干裂的双唇,向着每一个她所知晓的神祗祈祷。祈祷她能够不至死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像条野狗或那两只被她杀死的红狼一般曝尸荒原。

她不清楚后来自己昏睡了多久,那是一段绵密漫长的昏睡,在那段睡梦里她好像化作了她的猎犬“黄昏”,这个梦是如此真实,真实到她甚至能够感受到黄昏的鼻息和细密的绒毛在凛冽的寒风中颤抖。在梦里,猎人——或者说是她的猎犬行走在云端,又像是在一道大河中踱步,像一颗弩箭般划过夜空,最后沉闷的消弥在北埃塞克斯的荒原,在雪地里消融出一道沟壑。而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她眼前的却和那些她在梦中所见的奇妙景象大相径庭——只是一个在煮粥的老叟。

老叟头发斑白,穿着一件打了少许补丁的亚麻衣服,坐在一垛稻草上搅拌着小屋中央火堆上煮着的一锅燕麦粥。老叟的长柄勺子晃晃悠悠的在锅中游走,她正想开口,老叟却先于她说:“我以为要等你到醒来得明年呢!”

她刚想问出那句所有长时间昏迷后的人醒来都会问的“我睡了多久”,却被一阵没来由的酸楚和空寂感再次击倒。红狼死了,师傅也死了,那些在她脑海里纠缠厮磨的因缘际会和支撑着她步履蹒跚却依然向前行的动力都已然不复存在。她再次回到了她出生时的状态:孤身一人。

“我觉得你可以先喝点燕麦粥,然后告诉我为什么一个女孩子会自己跑到北埃塞克斯的荒原,身上还挂着一把猎弩;莫不成你是个猎人?但是我看你的身板可能连鹿都打不过,你的猎犬呢?”老叟停下了搅拌的动作,看着躺在被褥上的猎人。

猎人这时才觉出痛来——手臂上的伤口已经经过了良好的处理并被加以包扎,但隐约透入她心扉的抽痛却提醒着她自己还活着,并没有如她梦中一般在云端踱步或是埋在北埃塞克斯初冬的雪堆里。

“我是个猎人。”女孩接过老叟递来的牛角杯,里面装着的是温热的黑苦茶,“如你所见,我总得有个谋生方式,或者只能去当个妓女,但两者没什么本质区别,反正都是自食其力讨口饭吃——不过人总是能选择自己的命运,不是么?”

老叟笑了笑,说:“对啊,人总是能选择自己的命运。”

女孩四下打量起了老叟的小屋子,她开始好奇老叟又是以什么维生;北埃塞克斯的荒原并不适合耕作,能够放牧的条件又不是很好,而她在来的路上也并没有见到什么畜群。或者说老者是一个退隐山林的冒险者,攒到了足够维持自己晚年生活的银币,便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偏僻地方了此残生?

“弩是很贵的啊,尤其是你的这种重型弩。”老叟也端起了一牛角杯黑苦茶,“跟你的体型很不搭调,这是你的弩吗?”

“这是我师傅送给我的。”猎人咳嗽了两声,喝了一口热气蒸腾的黑苦茶。“说是一开始一帮异邦人从别的国度带来的东西,后来就普及开了,我师傅年轻的时候还曾经去昭苏城找铁匠拜师傅想学习弩箭的制作技巧,但学了很多年都没成;铁匠心善,打发他回乡之前得知了他打算去当回猎人,就把这架猎弩送给了我师傅。”

猎人注意到了老叟家火炉旁摆着的那柄剑。那柄重型手半剑形制的钢剑和它的剑鞘被分开摆放在木架子上,剑柄镶嵌着一颗蓝宝石,剑刃上多层锻打呈现出的漂亮刃纹正无声的说明着这把剑的价值。

“那是陨铁剑吗?”猎人问,“一个独居山林的隐者有把防身工具并不奇怪,但这把剑也太……”

“那不是陨铁,”老叟轻轻放下手中的牛角杯,“是玉钢剑,我朋友留给我的,这剑救过我好几次命;妈的,要是我那位老朋友能像这把剑一样有韧性就好了,他脾气太倔,最后也是因为如此才被人砍了脑袋。”

猎人没有接话,低头啜饮了一口牛角杯里的黑苦茶,然后接过了老叟递过来的一碗燕麦粥。老叟递完燕麦粥后,开始往黑面包上涂抹温热的奶酪。他的脖颈上挂着一颗徽章制成的项链,猎人很快注意到了那徽章的形状像一只火把。

“长夜漫漫,老人家。”猎人喝了一口燕麦粥,“如果有荣幸的话,我想听听您的故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