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阅读网 ->都市·青春 ->奶爸大导演简介
听书 - 奶爸大导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离婚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揉了揉眼眶,徐声盯着面前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脑子那股昏昏沉沉的感觉总让他觉得不真实。

“麻麻…麻麻……”

小丫头刚到学声的年纪,嘴里吐出的字眼模糊不清。

徐声愣了愣,抱起婴儿车里的小丫头。

“叫爸爸……”

“麻麻…麻麻……”

小女孩转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伸出粉嘟嘟的小手戳着徐声的鼻子,没听懂他的话。

徐声心里有些难受,尽管是梦里,女儿也只会喊妈妈。自己就真的那么失败吗?

他只是想尽力的弥补自己对女儿的亏欠,可女儿对他却冷冰冰的,在外人面前也要装作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连一声“爸爸”都叫不出来,他又该如何去补偿?

这辈子活得太失败,大学毕业没多久就糊里糊涂的结了婚当了爹,徐声从一开始就没有喜当爹的快乐,反而处处在逃避。

后来离了婚,女儿判给了前妻,他反倒觉得自由,有了种解脱的感觉。

可真的解脱了吗?

徐声记得第一次去女儿读书的学校找她,当时已经上小学的女儿根本不认识自己。

后来尽管相认了,但女儿对他这个突如其来的父亲却很抗拒,在同学面前也只会叫他叔叔。他从来没听过女儿亲口叫他一声爸爸,叫他也只是一声“喂”。

造成这种局面的,都是因为他一开始的逃避。

躲着妻子,尽量忘记自己是个父亲,整天游历于灯红酒绿……

活着活着,身边的朋友们开始成家立业,逐渐远离,徐声慢慢的体会到了孤独的滋味,才想着回头去看一看女儿。

可那时候,分别多年的女儿根本没见过他,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补偿。女儿虽是他唯一的念想,但他这些年给女儿造成的亏欠始终无法愈合。

他不在的时候,女儿见着同学的爸爸到学校接人,到底会怎么想?

抱着瓷娃娃一般的女儿,徐声仔细端详着她的一颦一笑,脑子深处的记忆模糊不清。

他对女儿小时候的印象,都是从为数不多的照片里看到的,没有太深刻的画面。

可眼前的场景却很真实。

小丫头没再麻麻…麻麻的叫唤,只是微微嘟着嘴,小琼鼻一张一翕,嘴里不停的吹着泡泡,发出嘟嘟的声音。

她肉嘟嘟的小手,揪着徐声的大鼻孔,眼珠子乌溜溜的转。

徐声卷起袖子给她擦着口水,轻轻碰了碰她的小脸蛋又立马缩手,生怕一不小心梦就碎了。

里屋传来轻微的声响,他皱了皱眉,抱着女儿来到门口,正见着一个女人在收拾行李。

女人穿着蓝白格的衬衫,束着的马尾在散落在脑后,来回于衣柜与行李箱之间,干净利落却匆匆忙忙。

“子霓?”徐声不太确定,毕竟前妻的形象已经在记忆里尘封了太久。

女人回过头,扫了他一眼。

“你去换身衣服,等下去民政局。”

那一脸的冷漠如同一盆冷水让徐声骤然惊醒。

这个梦太真实,像极了离婚的那一天。

他抱着女儿呆呆的站在门口,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与温子霓的婚姻走到尽头,徐声说不上惋惜或是后悔。流连于灯红酒绿那么多年,他也没有想过要找个女人陪自己过一辈子。

能萌生要去看女儿的想法,还是因为突然间成长后的那种让他无所适从的孤单。

一个人坐在吧台,原先还能聊上几句的酒保也换成了一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徐声才体会到那样的生活有多无趣。

温子霓有错吗?

错的一直都是自己,错的是他不愿接受现实,不去担起一个父亲的责任,错的是他们不该在这个年纪相遇。

若是在他去看女儿的那个年纪,他一定会好好的维系这个家,给女儿营造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

“只不过是个梦罢了!”

徐声摇了摇头,突然发现自己想太多了。都是回不去的过往,幻想有个屁用。

他低着头,仔细盯着小丫头精致的眉眼,想要将之深深刻在脑海里。

小丫头啊吧啊吧的吹着泡泡,小手揪着他的嘴唇。徐声微微抿着嘴,轻轻咬住女儿伸过来的小手,扑鼻的奶香味,让昏沉沉的徐声突然有些反胃。

下一瞬,胃里翻江倒海。

徐声立马将女儿放回客厅的婴儿车里,随后冲向洗手间。

“哇……”

一地黄白,伴随着冲天的酒气与恶臭。

然而脑子里那股沉甸甸的感觉却突然像被抽空一般。

徐声捧着水猛地冲了把脸,一股清凉的感觉传来,他盯着镜子里年轻却显萎靡的面孔,一时间有些错愕。

不管是镜子里的自己,还是胃里扭曲的感觉,一切都那么的清晰。

来不及打理卫生间那糟糕的场面,他冲出卫生间,来到客厅打量了一圈,一把扯过墙上的挂历。

2008年7月16日。

他蹲下身,再次看着在婴儿车里咿咿呀呀挥着小手的女儿,痴痴的笑着。

“湘湘,爸爸回来了!”

他轻轻的把女儿从婴儿车里抱了出来,在脸上蹭了蹭,又缓缓的放在沙发上,任女儿抓住自己的食指,就那么痴痴的笑着……

“怎么没喝死你?”

温馨的画面很快被打破,温子霓拖着行李箱从里屋走出来,满屋子的酒臭味让她微微的拱着鼻子。

那张俏丽的脸上,写着冷漠。

徐声愣了愣,开口要说什么,想到眼前粉雕玉琢的女儿,撇了撇嘴。

起身,不舍的抽出被女儿握紧的食指,徐声走向卫生间。

温子霓脸上那股子冷漠让人难受,像极了对一个人失望透顶的写照。

想想也是,自从女儿生下来之后,他就从来没有问过她们母女一句,再坚强的女人迟早也会绝望。

再次洗了把脸,徐声换了身衣服,对着镜子傻笑着。

一切都那么的清晰,徐声确认这不是梦。尽管来得晚了一些,但至少还有补救的机会。

走出卫生间,温子霓已经挎起背包,将女儿抱在怀里,一副要出门的架势。

他和温子霓的婚姻能有今天,是他的自我放纵让温子霓再难支撑下去。

这份从大学校园走进婚姻的感情,徐声说不上有太深的记忆,尽管结了婚,他依旧沉溺于花天酒地,对她们母女不管不问,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那时候的他就是个害怕承担感情的渣男。

所以温子霓要离婚,徐声心里没有丝毫的怨言。一如当初,温子霓说要离婚,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但是,离了婚以后女儿怎么办?

会不会又像上辈子一样连一声爸爸也叫不出来?

重头再来,他倒是可以争取女儿的抚养权,可争取过来之后,女儿今后会不会不认温子霓这个妈妈。

从女儿长大后的情况来看,温子霓至少是个合格的母亲。尽管他从来没考虑过跟谁过一辈子,可面对女儿的亲生母亲,徐声还是迟疑了。

一个人飘久了,当找到自己那个温馨的港湾后,徐声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这辈子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女儿离开。

“离婚的事先缓缓吧!”

渐渐走进女儿的生活之后,徐声也明白了温子霓对他有多失望。当初温子霓能抱着孩子净身出户离开浦江,不知道下了多大的决心,再次回到临离婚的这个关口,徐声没有说什么挽留的话。

“你什么意思?”

温子霓回头冷脸瞪着他。

“湘湘还小,离了婚她怎么办?”

“你现在知道她还小了,早干嘛去了?徐声我告诉你,这婚你必须得离,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才跟了你,我女儿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记忆里,温子霓似乎没说过这些话。当初的自己根本没有给她一个宣泄的口子。

徐声无言可对,看着温子霓怀里微微扁起小嘴的闺女,没来由一阵心疼。

“声音小些,别吓着孩子。”他伸手想抱过女儿,温子霓泛红着眼眶瞪着他,徐声只有无奈的缩回来。

“孩子?你眼里还有孩子?从结婚到现在你管过我们母女的死活吗?我躺在产房的时候你都要跑到外面去鬼混,你还记得这个家吗?你有好好的当过一天的父亲吗?”

温子霓没有哭闹,声音反而平静得吓人。可温子霓越是平静,徐声也就越加的不安。

父母的意外去世对他的打击的确很大,匆匆忙忙结婚,也是身边的亲戚希望自己有个家,能有个人知冷知热。可这个刚组建的新家,却因为他一味的不愿面对而变得支离破碎,到最后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愿与自己相认。

徐声慢慢的闭上眼睛,一时间感觉全身无力。

他不敢跟温子霓保证什么,婚姻这个字眼尽管经历了十多年重生回来,他还是没法保证能做好一个丈夫。

可湘湘怎么办?

自己能做好一个称职的父亲么?

“不管怎样,我不能没了湘湘。你要是觉得委屈,就先带湘湘回老家去住一段时间。咱们先冷静一下,过段时间我再去看湘湘。”

尽管知道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但徐声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局面。

温子霓漠然的盯着徐声,全身突然泛起一股无力感。这婚徐声要是不愿离,短时间内根本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她只是想带着女儿逃离这个牢笼有什么错?

“徐声,我求你了,放过湘湘和我好吗?纠缠下去对我们都没好处,既然你喜欢自由,我带湘湘离开不是更好吗?”

听着温子霓温声软语的哀求,徐声抬了抬手又放了下来,一时间手足无措。

曾经的他到底有多混蛋,怪不得连女儿也一度不愿与自己相认。

摇了摇头,徐声脸上微微泛着苦涩。

“要离婚,我可以答应你,但湘湘不能离开我。”

“那法院见吧!”

温子霓一脸决绝,说着一手拖着行李便要开门。她怀里的孩子,扁着嘴已经哭出声来。

那一开口便歇斯底里的稚嫩声线,如同尖刺一般直击灵魂深处,徐声手忙脚乱,一下子六神无主。

“我走吧,家里你先住着,快哄哄湘湘,让她别再哭了。”

徐声率先抢过门把手,刚拉开门,又回头看着在温子霓怀里哭的撕心裂肺的小丫头,念念不舍。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