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阅读网 ->奇幻·玄幻 ->带着未来记忆开始无敌简介
听书 - 带着未来记忆开始无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神秘的梦境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不!父亲!!”

从梦境中惊醒,浑身被冷汗浸湿的史蒂夫,疲惫的揉着酸胀的双眼,跌跌撞撞的来到窗前拉开窗帘。

这位有着一头黑发的十四岁少年,以完全不符合其年龄的阴沉面色,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

史蒂夫是诺格莱尼家族中这一代唯一的嫡子,虽然这个曾经显赫于联盟的军旅世家早已衰败,但史蒂夫在父母的精心呵护下渡过了一个美好的童年。

以优异成绩完成家族教师的启蒙教育和家族战技师传授的初级战技后,原本史蒂夫会在父母的安排下,进入联盟首都霍尔玛的贵族学院深造,但这一计划却在三年前的一个夜晚被打破。

那一天夜里,年幼的史蒂夫做了一个极其真实的梦,梦中史蒂夫成为了一名实力强大手握魔法长枪的超凡传奇阶高级雷霆骑士,但却依然被一种面目狰狞的怪兽所追杀。

慌不择路的史蒂夫逃到一处神秘遗迹里,倒霉的碰触到了遗迹一处机关,整个遗迹发出刺耳的警报声,最终在恐怖的爆炸中,史蒂夫从那个噩梦中惊醒过来。

史蒂夫原先以为这只是一个荒诞的噩梦,但令他惊恐的是,自己脑海深处不知为什么居然有那个梦境的清晰回忆,只要自己沉浸其中就能回忆起梦中的所有画面。

史蒂夫不敢将这个事情告诉家里人,在恐惧及好奇的心理作用下,独自一人来到钢铁荆棘堡的图书馆内翻阅起各种怪物图鉴。

最终他在一本名为《狼血军团对深渊魔物之详解》的书中,找到了那些在梦中追杀自己的怪物图鉴,正是一种生存于无尽深渊位面,名为弗洛魔的深渊恶魔。

书中记载这种恶魔曾经在冈萨雷泽位面诞生之初曾祸乱一时,但自从诸神从冈萨雷泽位面意识的手中接过各种神奇的世界法则并点燃神火后,像弗洛魔这种超凡传奇以上等级的深渊恶魔已经很难在出现在冈萨雷泽位面了。

除了因为诸神合力构建了神力壁垒来阻挡各个异位面的入侵之敌外,最主要原因是诸神在冈萨雷泽与深渊相连的位面通道口创立了巴托地狱次位。

诸神以曾经那些勇于对抗异界邪神、冥界死物与深渊恶魔,自身却受到深渊、虚空、冥界等位面级负能量感染的神创天使族为狱卒,监视并抵挡无尽深渊内那些蠢蠢欲动的恶魔们。

为了防止这些守卫冈萨雷泽位面最前线的狱卒们,被那些位面级负能量继续腐蚀而堕落,诸神借助冈萨雷泽位面意识的力量,对这些被命名为魔鬼的新种族,赐予了永恒秩序的位面级祝福。

史蒂夫不懂,既然书籍上明确记载了冈萨雷泽位面的诸神们,设立了神力壁垒和巴托地狱作为拦截深渊恶魔的手段,那自己的梦境中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深渊恶魔出现呢?

怀揣着疑问,史蒂夫再次进入梦乡。结果在这一晚的梦境中,史蒂夫再次梦到了那些弗洛魔以及其他一些更为恐怖的深渊恶魔。

而且更让史蒂夫不可思议的是,这一次的梦境似乎与昨天晚上梦境相关联,在这个梦境中,身为实力超凡的暴风骑士。

史蒂夫跟随一支精锐部队从一处要塞出发,行动目标似乎是寻找一处来自上个纪元的神秘遗迹,部队的长官们似乎想借助那个神秘遗迹的某个功能去扭转糟糕到极点的战局。

至于到底是什么功能,那些长官们并没有对出发的部队们细说。

结果在这支部队就快要发现遗迹所在地的时候,队伍突然遭到一支以巴罗炎魔带队的深渊恶魔军团袭击。

在兵荒马乱中,史蒂夫所在的骑士小队,被一伙为数众多的弗洛魔盯上,史蒂夫和队友们奋力拼杀,最后只有史蒂夫一个人侥幸逃脱。

梦境在落荒而逃的史蒂夫发现一处掩藏在山体中的史前遗迹时结束,他又再次从这极其真实的梦境中惊醒。

从那天起,每天晚上史蒂夫都会在这倒叙式的真实梦境中度过一至十天不等的时间,而每天早晨从梦中惊醒时,都会发现自己记忆深处,多出了一部分随时可以深入其中尽情查探的梦境碎片。

在这三年时间里,史蒂夫曾试探着将自己梦境中的一些事情,婉转的透露给父母。父母最初以为这是一场孩子荒诞不经的怪梦。

但是当史蒂夫连续十几天都告诉他们自己出现这种状况时,甚至能模仿着梦境里的记忆碎片,独立配置出一种从未见过的低级魔法药剂时,惊慌失措的父母连忙带着史蒂夫去诺格莱尼家族驻地附近的族城镇里。

父母找当地诸神教会中的晨曦之主教派,花费了一笔重金恳求牧师们对自己的孩子进行净化治疗。

他们怀疑自己最疼爱的孩子被什么邪恶的亡灵生物下了诅咒,而在冈萨雷泽位面的诸神威能中,晨曦之主洛山达的神职最克制亡灵生物,他麾下的牧师也最擅长净化亡灵生物的诅咒。

年幼的史蒂夫被里里外外折腾了好几次,那充满光明之力的圣水都喝了七八瓶,最后实在受不住折腾的史蒂夫撒谎自己不再做那种怪梦,志得意满的晨曦牧师们这才一脸高傲的宣布自己的净化仪式成功了。

自那次遭罪以后,史蒂夫不再将自己梦中的事情跟任何人提,并且强迫自己尽量表现得正常一些,这也让父母、朋友们以为史蒂夫真的彻底‘康复’了。

但,这终究都只是表象。

那些随时可以沉浸其中尽情查阅的梦境碎片,让年幼的史蒂夫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区别。

这也让他从最初父母、朋友眼中天真无邪、勇敢热情的优秀孩童,变成一个焦虑、迷茫且经常胡言乱语的病态少年。

哪怕经过‘驱邪’仪式后,史蒂夫已经收敛了许多,可依然表现与曾经的自己判若两人了。

“史蒂夫~待会你父亲准备出去打猎,昨天你不是说想一起去的么,那你得快点下来吃早饭了。”

母亲陶瑞尔.翠迪关切的声音从庭院子里传来,显然是看到了站在窗台旁沉思的史蒂夫。

“知道了母亲,我这就下来。”

准备下楼吃饭的史蒂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从床底下抽出一个包裹,并直接带着包裹下了楼梯。

史蒂夫的父亲阿瑞斯.诺格莱尼正在餐桌上品味着温热牛奶,看到史蒂夫拎着包裹走下楼梯,微微皱了皱眉头后用手中的茶勺敲了敲杯壁:“嘿,小子。慕尼卡厨娘给你准备了丰盛的早餐,你应该在吃饭前去洗漱一下,顺便将你手中的东西放到一旁。”

诺格莱尼是军旅世家,阿瑞斯之前曾在联盟西北边疆的金雁要塞服役,后来在一次抵御草原半兽人强盗的劫掠时,右腿受到重创而不得不退役。

退役后的阿瑞斯将振兴家族的重托寄予自己唯一儿子史蒂夫的身上,而年幼的史蒂夫无论是文化课、贵族礼仪还是家传武技学习进度上,都表现得十分优异。

但自从三年前那场‘诅咒’风波后,康复后的史蒂夫变得沉默寡言,且总是处于焦虑、恐惧等奇怪的状态中。

这种状态下的史蒂夫整日浑浑噩噩且自言自语,别说是课业学习了。就是往日的正常交流都变得有些困难。而医师和牧师们都说,史蒂夫当下的状态,就是驱逐诅咒后的诸多后遗症中的一种。

还好,经过家人、朋友数年的耐心开导和陪伴,史蒂夫这段时间已经渐渐从原先的莫名焦虑状态中走了出来。不仅重新展开与家人、朋友的正常沟通交流,而且重新开启自身的武技训练。

“日安,父亲。”

看着父亲那熟悉的身影,史蒂夫突然有种想要落泪的感觉。他想起了昨晚的那个噩梦,那个梦的内容是今天乃至未来五天内即将发生的事情。

在史蒂夫昨天的梦中,自己的父亲将会在今日的狩猎途中,遭到刺客的袭击。为了保护年幼的自己不受伤害,父亲拼着重伤的代价,击杀了那名刺客,最终却因为伤势过重而去世。

没错,那奇怪而真实的倒叙式梦境,终于要和史蒂夫当下所处的现实生活时间线交织在一起了。

“嗯,日安,小子。”

而现在,史蒂夫的父亲还好好的站在他面前,那熟悉的面庞,熟悉的络腮大胡子,还有那暗藏在威严目光中的一抹慈爱。

“怎么了?这不就才一晚上没见你老爹嘛,怎么用这种眼神看你老爹我。”

看到自己儿子用充满着眷恋、怀念等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阿瑞斯有些怪怪的。

史蒂夫整理了一下心中乱糟糟的情绪,用试探的语气说道:“父亲你还记得三年前我第一次跟你们说起我做的那种无比真实的梦境吗?”

“嗯?小子你坐过来,你告诉老爹,是不是最近你又做那种噩梦了?”

阿瑞斯有些担忧的将自己儿子拉倒身边,数年前史蒂夫接连十几天都连续做一些真实而怪诞的噩梦,阿瑞斯和史蒂夫的母亲因为过于担忧,匆匆忙忙带着儿子接受了晨曦牧师的驱魔仪式。

但全程陪伴在一旁的阿瑞斯发现,自己儿子在晨曦牧师的各种驱魔魔法下,并没有明显的异常反应,反而因为晨曦牧师粗暴的仪式手法,而受了不少折腾。这样也就意味着,或许自己孩子做的那些怪诞梦境的原因,并不是受到什么诅咒。

“我昨天又做了一次真实无比的梦境,在梦境中父亲正是要在今天的狩猎中,遭到刺客的袭击。父亲,我知道您一直认为我做的这种梦都是荒诞不经的,但今天如果您一定要去狩猎,不妨多带几名家族护卫吧。”

自从遭受那场极其遭罪的驱魔仪式后,史蒂夫就不在跟父母提起自己每天晚上都要经历的真实梦境。但是昨天晚上自己经历的梦境太可怕,史蒂夫实在忍不住要提醒一下父亲,他无法接受自己再次看到父亲倒在血泊中失去生命。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